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管理 » 正文

华尔街大型投行首位女性CEO是什么来头?

4 人参与  2020年09月12日 00:45  分类 : 基金管理  评论

  来源:国际金融报

  当地时间9月10日,美国花旗集团宣布,集团CEO迈克尔·科巴特(Michael Corbat)将于明年2月退休,公司总裁兼全球消费者银行业务主管简·弗雷泽(Jane Fraser)将接任CEO一职,并成为美国华尔街大型投行中的首位女性CEO。

  来源:花旗银行官网

  简·弗雷泽现年53岁,她的职业生涯起于高盛,并于上世纪90年代在麦肯锡担任合伙人。她于2004年加入花旗,先后担任过战略与收购部门负责人、私人银行首席执行官、拉丁美洲业务负责人。去年10月,她被提拔为花旗集团总裁,并主管全球消费者银行业务。同月,还被提名为迈克尔·科巴特的潜在继任者。

  简·弗雷泽的能力和业绩体现在方方面面。2008年,她和时任集团CEO维克拉姆·潘迪特(Vikram Pandit)裁员将近10万人,抛售部分业务,撤资并筹集资金,完成了集团内部的重组,展现了果决的危机应对能力。 

  2009年6月,她出任花旗私人银行首席执行官,该银行年度赤字约为2.5亿美元,在她任职的四年间恢复了盈利。

  2015年4月,她被任命为花旗集团拉丁美洲的首席执行官,在她的管理之下,拉丁美洲的业务为总部贡献了14%的收益。

  彭博社发文称,简·弗雷泽接手花旗,将要面对极大的挑战。在过去几年里,花旗屡屡不能实现盈利目标,是华尔街五家巨头中业绩最差的一家。

  新冠病毒在美国蔓延后,花旗放弃了将有形普通股收益率(衡量获利能力的关键指标)提高到12%至13%的目标。摩根大通美国银行去年年底的这一比率分别为17%和15%。

  目前,花旗集团的股价不到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1/10,市净率为0.61。而摩根大通市净率为1.30,美国银行为0.90。

  花旗内部也颇为动荡,从2018年开始,几位重量级高管相继离职。此外,公司的投资银行部门也在重组。人员不断流失的同时,花旗还在努力降低成本,直到去年三季度实现了2017年设定的业绩目标。

  今年8月,花旗还曾失误性地将9亿美元汇入对冲基金,一时之间成为新闻热点。

  顶着“打破天花板”的女性光环,简·弗雷泽任重道远,提高花旗银行的收益将是她上任后最重要的任务。

本文链接:http://www.zhongminggroup.cn/post/6320.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