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公司 » 正文

“拉黑”平安的乐歌:股价仨月来涨超3倍,被指炮轰基金赚足眼球

6 人参与  2020年08月31日 02:50  分类 : 基金公司  评论
原标题:“拉黑”平安的乐歌:股价仨月来涨超3倍,被指炮轰基金赚足眼球

文 | AI财经社 麻策

编辑 | 嵇国华

只是一场“误解”?

昨夜至今,乐歌股份董事长“手撕”平安资管基金经理一事,冲上微博热搜。

8月29日晚,乐歌董事长项乐宏发消息表示,不欢迎平安资管的基金经理来公司投资。他在《致拟到乐歌调研的基金经理的一封信》中写道:“今天突然临时通知需要调研的平安资管,那些80末90后基金经理们颐指气使、居高临下的态度,让我无法接受。”

图/视觉中国

“年轻人功课不做,老三老四。”项乐宏在朋友圈中评价,将矛头指向了平安资管年轻的基金经理。

平安资管作为业内首屈一指的资金管理公司,目前的资产管理规模高达3.2万亿元,各种奖项拿到手软。乐歌虽是上市公司,但名不见经传,以生产销售智能升降桌椅、电脑支架等产品为主。

受益于疫情家庭办公需求的激增,尤其海外市场订单增长,乐歌股价涨势喜人,达到了上市以来的高峰,成了资本市场关注的香饽饽。也因此,多家机构开始接触乐歌,期望投资。

根据项乐宏公开信的说明,平安资管在8月29日临时要求线上调研,项乐宏和董秘花费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给对方基金经理讲解了公司的情况、发展和自己的经营理念。

但在最后的提问环节中,双方不欢而散。

当事的平安资管基金经理张良今日在朋友圈回应说,采取线上调研而没有上门“聆听教诲”,可能造成了双方沟通的误会。同时,他反思,还可能是自己提问的问题“特别冒昧”。

“我们只在最后几分钟有(发言)机会。”张良称,只问了两个问题——为何前两年公司营收增速不快,甚至有下降的情况?今年的业绩增长受益于疫情,以后如果需求的增长放缓,是否能够通过市场占有率来提升?

根据张良的说法,视频中的项乐宏“摔门而出”。这也是他十多年投研生涯首次遇到。

“你对乐歌的基本成长历史一无所知;你根本没有来过乐歌一次调研;你根本没有去过一次乐歌的工厂,根本没有做过一次对乐歌员工哪怕基层员工的采访;你对乐歌过去几年收入没有成长实际产品和业务结构不断完善一无所知;你对我在周六临时接受你们调研毫无感恩;你对我花了一个小时给你们讲解企业运营的逻辑没有感恩,却教育我你们平安资管是如何开展投资……够了,如果乐歌需要秉承恳求您的态度您才肯来投资,那么我宁愿你不要来投资。”项乐宏写道。

而张良则表达了作为“一名专业投资人”应该保有的审慎,“8月28日确实去了现场调研,也做了功课”,“该问的问题以后还是会问。”

一位基金管理者对AI财经社说:“没有亲身经历,不好评价。双方说的情况可能都存在,但也不能完全相信目前披露出来的,对于真实情况双方可能都没有完全讲清楚。”

另一位长期从事资本运作的人士则对AI财经社评价:“确实有些研究员很高傲,有些上市公司可能也回答不出来后续如何继续保持增长的问题。”他认为,对于不欢而散,双方可能都有责任。

8月30日晚间,项乐宏给出最新回应,还原事件脉络。8月29日中午11点49分,乐歌董秘和联席总裁,接到前日刚对乐歌做完现场调研的中泰证券的一位人士的电话,说平安资管希望尽快举办一次线上交流。在接到这个信息后,项乐宏及同事很重视,很快敲定时间,当日下午2:45举行视频交流。

乐歌公司为此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包括三名IT人员开始准备视频系统,两名董秘办人员准备公司材料、PPT。下午会议开始,乐歌方由项乐宏和董秘、联席总裁等6人参加,项乐宏视频出镜。

平安资管方7-8人参加,但未开启摄像头。会议刚开始,项乐宏心里已经产生了不被尊重的感受。

在讲解完公司的情况和前景,1小时零5分钟后,平安资管相继提出上述两个问题。项乐宏强烈感受到对方没有对乐歌做深入的前期调研,就发问,“问题混乱,逻辑不清”。

他也在回应中强调,对方“似乎对我和董秘长达1小时的情况说明无感。”在答毕问题后,项乐宏对团队人员说:“这哥们,根本没做过功课。”

矛盾在这一刻爆发。平安资管对项乐宏的看法予以了斥责。现场气氛尴尬,项乐宏宣布会议结束。事情发酵后,项乐宏对自己“当场指出对方准备不足”的事情进行了自我批评,同时认为在关闭摄像头情况下的线上交流缺乏人文要素,造成感情流失,容易造成误解。

项乐宏对来调研的平安基金经理所做的准备工作和态度感到不满,认为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

股价飞涨,引发资本关注

企业与投资机构闹矛盾的事情并不少见。但在早期调研期间,就闹僵的情况却不多见。

图/视觉中国

“就像相亲一样,两人从三观上就不合。投资都是逐利的,但企业主更希望找到关注长期价值的资本合作伙伴。”上述资本行业人士说。“在相亲的饭桌上就掀桌子的确实少见,最多见完以后不联系。”

线上沟通带来的副作用似乎也是造成误解的重要原因。“线上会议带来的大量沟通要素的缺失,就像开车容易路怒一样,双方容易产生误解,换做见面喝一杯,可能啥事也没有了。”有网友表示。

AI财经社上午致电项乐宏希望了解事情原委,项乐宏在接通电话后说“谢谢,我很忙,以后联系”,随后挂断电话。在简短的电话答复中,项乐宏给AI财经社的感觉礼貌且说话温和,并不如他在此次事件发酵初期展现的刚烈。

基金投资人更关注财务数字,企业主讲的都是理念、长期价值。上述基金管理者说,双方的出发点不同,这场会面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比较无趣。“再加上乐歌的业务,对一些看惯了前沿科技高大上的投资机构而言,本身也并不是很性感。”

在乐歌官方宣传中,其办公桌椅产品主打的是智慧办公等概念,这些名词都足够性感,但具体到产品如智能升降桌椅、电脑支架,听来就变了另一种味。换句话说,乐歌哪怕掌握着其领域的很多核心技术,在很多人看来,它仍是一家办公用品的制造企业。

“假设你去调研一家主流的人工智能、5G的公司,你可能不需要提问它的未来市场空间,只需要关注它的技术、人才,以及当下能否做好。”该基金管理者称。但乐歌就很难通过这些内容来打动投资人,投资者更看重乐歌这波涨势之后还是否有可持续的可能。

8月28日,乐歌的股价报收90.54元,迎来上市以来的最高峰。事实上从今年5月开始,乐歌股票就进入了上升通道。根据第三方的统计,年初至8月28日收盘,乐歌共收获了12个涨停板,股价涨幅超过了280%。

数据显示,乐歌股份2020年上半年营收总额6.33亿元,同比增长37.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815.38万元,同比增长190.22%。其中超过80%的营收来自于境外市场。可以说,这是一只“疫情股”。

不断涨停期间,很多基金经理慕名而来,意图也很明显。

对乐歌的上市历程有所了解的人,或许能理解其为何容易对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心生不满。乐歌于2017年底上市,但其价值一直不太被资本市场认可。项乐宏在他的公开信中说,乐歌以16.06元发行,上市后最高涨到30多元,但大概两个月就跌回到了发行价附近。“我觉得公司不应该是这个价。”

从2018年开始,出于对公司发展信心,他和夫人开始对公司持续增持,前后花费近8000万元。期间,很少有基金经理来看。据公开资料,截至今年一季度,乐歌的机构持股比例合计仅为3.17%。

而在乐歌股价持续走高后,这一情况也得到了改变。半年报显示,其机构持股比例合计达到了11.08%,上升明显。全国社保基金、中国工商银行等多只公募基金新进成为了乐歌前十大流通股东。

“本次事件应该被理解为一次偶发事件。”项乐宏说,作为上市公司应该更开放包容,调研相关人员应该做足事先准备。他也在文中表达,“我相信平安资管是一家非常优秀的投资机构。”

项乐宏最新声明之后,前述的一位评论人士告诉AI财经社,这看起来并不是一件特别严重的事,不理解为什么要闹得这么严重。

“总体而言对乐歌不是坏事,增加了曝光。”他补充道,“我感觉双方也应该不会因此就过不去,有时候不打不相识。”

本文链接:http://www.zhongminggroup.cn/post/5306.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