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管理 » 正文

5年巨亏40亿,关店6000多家,一代鞋王黯然退场

5 人参与  2020年08月30日 17:39  分类 : 基金管理  评论

文丨冯颖星

来源丨投中网

一代鞋王彻底退出实体零售!

2020年8月25日晚间,达芙妮国际发布2020年中期财报,截至2020年6月30日,达芙妮营业额同比减少85%至2.12亿港元;股东应占溢利同比增长63.77%,但仍亏损1.41亿港元。

与此同时,达芙妮国际在公告中宣布,将彻底退出中高档品牌的实体零售业务(包括中国大陆及台湾)。接下来将继续进行轻资产业务模式战略转型,把重点放在核心品牌业务。受消息影响,8月26日开盘,达芙妮国际的股价一度大跌近20%,截至收盘跌幅收窄至跌超9%,最新市值仅有3.1亿元。

巅峰时刻,达芙妮全国门店6881家,而今几乎以一天6家门店的速度关闭。这场退场,预告中国的线下鞋企已进入颓势?

5年累计巨亏40亿港元

这是一家有30年历史的中国鞋企,创建于1990年,主要从事制造及销售女鞋,曾是中国最成功的国内品牌之一。1995年上市,2012年巅峰时期共有6881家门店,几乎遍布中国各大商场与大街小巷,不过8年的时间内便一路骤减,截止2020年6月30日,仅有293家门店还在营业。仅2019年,达芙妮国际门店总数就从2820家就收缩至425家,日均关店6家。

关于业绩骤减,财报中达芙妮总结称,“随着去年度集团进行大规模的业务转型行动及实现“轻资产”业务模式,本集团营业额减少至2.12亿港元,对比去年同期为14.03亿港元。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对店铺营运和消费市道的严重影响,回顾期内,由于销售额减少,本集团毛利额下降至6600万港元,毛利率下滑至 31.1%。”

这已经不是达芙妮国际首次亏损。2012年其业绩到达巅峰之后,便已经开始走向下坡路。

历史数据显示,2012年达芙妮国际实现营收105.29亿港元,股东应占溢利为9.56亿港元。2013年,达芙妮国际营收和股东应占溢利同比双双下滑。2015年达芙妮国际亏损3.79亿港元。在2016至2019年,达芙妮国际分别亏损8.19亿港元、7.34亿港元、9.94亿港元、10.7亿港元。五年共计亏损近40亿港元。

关闭门店的同时,达芙妮国际还通过重组后勤办公室来缩减经营成本。并且与供应商协商,对已下订单进行调整。还计划在有必要的情况下,融资5000万港元应急。

自救危局

曾经有个说法,如果说百丽是女鞋界的“奔驰”,那么达芙妮就是女鞋界的“宝马”。二者的区别在于,百丽主攻的是高端购物市场,达芙妮则从二三四线城市出发,打法类似于现在炙手可热的拼多多。

低线城市策略也达芙妮飞速占领了用户心智,几乎所有的女生年轻时代都会拥有不止一双达芙妮。1995年上市之后,达芙妮的总市值一度达到170亿人民币。后来出版的《达芙妮成功模式专卖》更是成了小企业高成长的典范,在达芙妮第4000家门店开业之际,SHE等多位明星亲自站台。

但从2012年开始,本来达芙妮引以为傲的遍地店铺,成了它最难扛起的压力。随着商业地产价格的攀升,达芙妮难以负担巨大的铺租。加上被电商与其他新兴零售渠道分流,达芙妮迎来了关店潮。同样令人诟病的,还有设计。近几年来,达芙妮频频传出抄袭其他大牌的消息。为了挽救“设计”危机,达芙妮重金聘请了一位“设计总监”,结果并非设计圈人才,而是艺人谢霆锋。

在快消品的江湖中,没有创新就意味着被动淘汰。在这场自救危局中,达芙妮2012年开始决定缩小加盟比例。为提升品牌形象,2015年还去掉了中文名称“达芙妮”,将logo改为更加国际化的“DAPHNE”、进驻购物中心、更换门店视觉形象,并清理掉一些不符合标准或盈利较差的店铺。此后,达芙妮还曾和美国潮流品牌Opening Ceremony、周笔畅和迪士尼推出跨界产品,携手韩国设计师品牌亮相首尔秋冬时装周。

但自2015年以来,达芙妮的营收从未停止过下滑。从90后一代眼中的“鞋王”位置跌下。从最新财报来看,达芙妮国际准备押注线上渠道。并对产品进行升级,计划进一步拓展运动休闲品类、凭借直播电商等方式获得年轻客群。

见好的消息是。最新财报显示,现在虽然仍旧亏损,但是达芙妮上半年亏损幅度减少,同比收窄了约64%。集团表示这与轻资产战略不无关系,而当下达芙妮国际也正试图通过壮士断腕之勇,来博最后一次生机。

线下实体门店开启关店潮

传统鞋企似乎已经迎来了最艰难的时刻。2019年年底,贵人鸟亦被爆出因大额债务逾期、净利润逐年下滑、资本布局失利、转型惨遭滑铁卢,贵人鸟控股股东开始拍卖其手中所持的部分股份,却迎来多次流拍的命运。

时隔半年,贵人鸟资金困境仍未解除,因欠债难还,多次遭遇追债。8月18日,贵人鸟发布了一则诉讼进展公告称,由于未按照此前的约定向“14贵人鸟”公司债券持有人兑付债券本金及利息。公司债持有人国元证券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经过法院的受理,贵人鸟与国元证券达成了债务调解。但由于贵人鸟未能按期履行债务调解协议,近日其收到了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再往前数8日,贵人鸟的涉讼公告则显示,因公司未能按期偿还借款本息及支付借款利息,有银行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相关申请。据称,相关涉案金额为5.11亿元。

同样曾经面临危机的,还有达芙妮曾经的竞争对手百丽。

高峰时刻,百丽市值一度逾1500亿港元,成为中国最大的零售商。但因业绩逐年下滑,终于2017年7月27日下午,在香港联交所正式退市。就在外界惊呼“巨头落幕”之时,这场退市却也标志着百丽国际的私有化最终完成。

在此前,百丽国际接受来自主要为高瓴资本和鼎晖投资的收购人要约,收购总价为531亿港元。从现金规模来看,百丽国际被收购创了港交所史上最大规模的私有化交易。

2019年10月10日,退市两年的百丽卷土重来,以滔搏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重登港交所。当前,滔搏国际的市值为615.16亿,相较1500亿港元的巅峰时刻,身价却已折损近三分之二。

不仅鞋企,放眼全球,包括微软、Zara、维密、星巴克、吉野家等多家零售/科技巨头在2020年均宣布永久关闭部分门店。其中,微软宣布,其全球仅留四家线下门店;Zara母公司Inditex则传出消息,计划永久关闭旗下1000至1200家门店,相当于其全球门店总数的13%至16%,更积极的转向线上;维密将永久关闭北美250家门店;吉野家则将关闭150家门店。在关店消息中,这些公司无一例外的指出,此举是为了顺应疫情之后人们消费习惯的改变。

本文链接:http://www.zhongminggroup.cn/post/5270.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